■ 工作中的王長富 資料照片首席記者 潘高峰
  編者按
  “803”這個門牌號所代表的一支隊伍,在上海家喻戶曉——上海市公安局刑事偵查總隊。這是融於城市血脈的記憶。
  從“江南神探”端木宏峪,到“刑警三劍客”張聲華、裘禮庭、谷在坤。歷史上的“803”英雄輩出。但隨著科技的進步、時代的變革,個人英雄主義的單打獨鬥已經無法勝任今日刑偵工作的需要。
  新一代“803”是一個英雄的群體。名探依然不斷涌現。“合成戰”“科技戰”“信息戰”“證據戰”……他們用各自的智慧,編織出一張打擊犯罪的大網,每個人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  近日,本報記者走進這個群體,用故事講述“803”名探新生代的風采。
  用“老軍醫”來稱呼王長富,可能有些戲謔。但他的確就是那種專門破解案件各項“疑難雜症”的人。
  這樣說也許更好理解:在一個案件中,很多物證是有明確指向的。屍體歸法醫,指紋、腳印歸痕檢,血液歸生物物證……那麼,案發現場的一小撮泥土、一塊石頭、一張紙、一片樹葉……如果它們與案件有關,該歸誰?
  此時,大家往往把目光投向王長富和他的同事們。
  47歲的王長富是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科所高級工程師,1985年從中國刑警學院法化學專業畢業,1989年進入刑事偵查理化領域工作,至今已有24年。漫長而枯燥的檢驗歲月,在他的臉上刻下滄桑,也為他的刑偵生涯,積累下寶貴的經驗。
  1 石頭“說話”
  法醫讓屍體“說話”,王長富則讓石頭“說話”。
  今年初,昆山警方在一條小河裡撈上一具屍體的軀幹,上面綁著一塊長條狀的石頭。因為沒有頭部,無法確認屍源,案情陷入僵局。經分析推斷,警方初步認定案發地附近不是第一現場,犯罪嫌疑人是從別處運屍沉河,很可能使用交通工具。
  專案組將目標框定在幾輛曾經進入現場的機動車。但經查驗,這些車上都沒有生物物證可以證明運過屍塊。唯一可疑的是,其中一輛小貨車的後車廂里有幾粒細碎的石塊。
  在昆山警方的求助下,王長富參與了案件偵破。經過勘驗,綁屍的石塊被證明是水泥條,撈屍地附近馬路和上街沿之間的突起處正好缺了這麼一塊,形狀和大小都十分吻合。那麼,貨車上的小石塊是不是凶手在車上綁屍時留下的呢?
  王長富取來水泥條和碎石塊,經過初步比對,特征非常相似。但這僅僅是開始。經過漫長的檢驗,通過對兩部分石塊所做的大量成分分析,王長富發現,兩者在酸鹼度、結構、晶形、元素構成、物質含量、雜質分佈上全都吻合。
  人們會問:都是水泥,會不會同一廠家生產的差不多?在王長富看來,這並不是問題,因為水泥在成漿時還要添入輔料,而添加的輔料成分也完全相同,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最令人感到驚嘆的是,王長富用他的細緻與耐心,在顯微鏡下一一找到了碎石塊的斷裂點,有力地證實了這些碎石都是從綁屍的大塊水泥條上脫落的。
  專案組頓時有了明確的偵破方向。很快,案件告破。
  2 鋼針尋凶
  能讓石頭“說話”,也能讓凶器尋找主人。2011年,上海發生系列針刺案。年輕女子在夜色中被擦身而過的男子用鋼針刺中胸部、陰部等要害。行凶者的變態行徑讓人髮指,其狡猾程度又讓人犯愁:他避開監控,出手迅速,得手後很快混入人群,沒人能回憶起他的身材外貌。
  “疑難雜症”如何破解?同樣是王長富,同樣是大量的比對檢驗,他從遺留在現場的鋼針上截取0.1毫米的切片,分析金屬成分和含量,再與案發周邊所有可能搜集到的鋼針對比,“大海撈針”般將凶手擒獲——這是一個因失戀仇視女性的男青年。
  交通事故現場的一片薄薄油漆,看似簡單,誰能想象它竟少則四五層,多則六七層,每一層都有不同的成分。王長富在顯微鏡下將其一層層剝離、檢驗,最終鎖定肇事車。
  數十年如一日的枯坐與重覆,每年參與150多起案件的檢驗比對,每次成功看似偶然,其中卻有著必然。王長富說:“要破解‘疑難雜症’,就要學得多,會的多。”僅僅化學,王長富就學了材料化學、物理化學、結構化學、分析化學等7門分支。
  3 抽絲剝繭
  王長富曾參與這樣一起案件:蘭州有一名女子被姦殺,當地警方有懷疑對象,但對方抵死不認,由於缺乏有力證據,警方無計可施。
  屍體被髮現時,脖子上繞著一段布條狀的東西,因為時間久了,上面又浸透過血跡,完全乾燥、縮水、板結後,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。巧的是,偵查員在嫌疑人住所的衛生間里,找到過一塊紅白相間的毛巾,下麵一部分被撕扯掉了。
  當時,偵查員之間也有分歧,有人認為布條就是從毛巾上撕下來的,有人則認為形狀質地完全不同。一度專案組將這一模棱兩可的線索擱置。但當一切辦法都試過之後,只能又回到這根布條上來。
  布條和毛巾被包裹好帶到了上海,交到王長富的手中。這是一份責任,王長富掂出了其中的分量。經過一番思考,他作出一個抉擇,決定通過溫水的浸泡,恢復布條的原狀,再檢驗比對。
  這太大膽了。刑事偵查技術,特別強調無損檢驗,如果連證物都破壞了,萬一沒有結果可怎麼辦?所有人都為王長富捏了把汗。
  經過浸泡,血漬逐漸淡去,布條慢慢恢複原狀,一根根纖維也蓬鬆起來。可以看出,布條原本有兩種顏色,纖維撕開斷裂的一根根殘留物在水中慢慢舒展。
  上海曾是紡織重鎮,衣物作為案件偵破中的重要證據,一直是王長富鑽研的方向。在理化室的儲藏品中,有著各類紡織物的樣品,它們在各種不同環境中呈現的狀態和特性,往往蘊含一絲破案契機。
  王長富用鐵條將兩部分織物綳直,固定,並用100多根大頭針,將每一條斷裂的纖維固定住,一根根梳理。這是考驗細緻與耐心的活,王長富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:毛巾上多出的每一根長纖維,都能在布條上找到抽出、斷裂的位置,而布條上殘留的纖維,也與毛巾上的空隙絲絲入扣。
  真正的抽絲剝繭。王長富又把每一根對應的纖維分解,所有的粗纖維都是絲捻成線,再由線捻成纖維,在這些互相印證的斷裂點上,線和絲的股數完全一樣!
  大量的參數比對,讓王長富終於可以毫不猶豫地作出結論:死者脖子上纏繞的布條,與嫌疑人住所衛生間里的毛巾,曾是一體。
  “理化的工作,很多時候得出的結論並不像指紋、DNA那樣直指犯罪嫌疑人,只是一種參考,可能是破案時的一個方向,當然,也可能什麼忙也幫不上。所以,大多時候默默無聞。”
  在王長富看來,多一種可能,已經足以成為一種存在的意義。這意味著多一個為逝者雪冤的機會。王長富也永遠這樣告誡自己和學生:多想一種可能,多想一種方法;在最絕望的時候,也不要放棄希望。
  4 搜集“怪物”
  經驗依靠時間沉澱,成功來自厚積薄發。除了不斷學習,做一個有心人、不斷積累一些看似毫無用處的資料與經驗,也是王長富的秘訣。
  王長富給記者講述了一個同事接手的案件。2006年,上海發生一起綁架撕票案,兩個孩子被人綁架後投入池塘里淹死。慘劇令人髮指,更可恨的是破案毫無線索。
  凶手為了證明孩子在他手上,曾把孩子的書包送到家長手上。偵查員發現書包濕濕的,裡面有不少淤泥痕跡。從這個線索入手,專案組找到並打撈起兩個孩子的屍體。
  家長悲痛欲絕,人們無不咬牙切齒,詛咒罪犯的凶殘。偵查中,專案組在離池塘不遠處發現一輛無牌的桑塔納轎車。車一直無人開走,也無人認領,讓人逐漸起疑。有沒有可能這車是綁架者的?偵查員仔細檢查車輛,發現車內腳墊上有一些泥巴,他們認為可能是放書包時留下的。但是經過與池塘里的淤泥比對,卻證實並非同一種泥土。剛燃起的希望再次破滅。
  此時,王長富的同事夏攀在後備箱的角落裡發現了一片葉子碎片,上面還有水藻痕跡。此前,上海刑事科學部門還沒有針對不同的植物做過檢驗比對,大家心裡都沒底,但夏攀認為,完全可以試試。經過一系列處理,在掃描電鏡下,車廂里發現的葉片,無論是氣孔,葉脈、葉緣的毛角鋸齒等,都與池塘中的幾乎一樣,一下把車和人聯繫上了。
  經過偵查員的努力,罪犯終於浮出水面,那一片碎葉,也成了靈光一閃的關鍵。這件事給了王長富很大觸動:有些看似無用的東西,說不定某一天就會派上用場。從此他成了有心人,經常會搜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。
  今年初,昆山發生一起出租屋凶殺案,犯罪嫌疑人不知出於什麼心理,用牙膏將濺射在牆上的血跡全部塗掉。王長富提取了牙膏進行分析,很快確定這是中華牙膏的一款,由此在案發地附近進行排摸,鎖定了曾經購買這種牙膏的凶手。
  這也來自積累,王長富曾經收集了50多種市面上常見的牙膏,並對其進行了理化性質的分析。“可能與之相關的案子很少,但碰上了就會有用。”
  上個月,桂花飄香的時節,王長富拿著氣體採集儀,在“803”大院里搜集桂花香。“別看只是一種氣味,裡面有芳樟醇、乙酸薄荷酯、玫瑰醚等一系列成分。”王長富告訴記者,每個季節,他都會收集一些特殊花草植物的氣味,並記錄下採集日期。
  看起來有些神經質,但說不定哪一天,這些就會成為破案的關鍵。  (原標題:讓石頭“說話” 讓纖維“作證”)
創作者介紹

頒獎禮

hr26hrjw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