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珣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1日12版)
  假日 鄭俊彬/攝
  人一輩子好長。總有一些人,可能是幾個,甚或只是那麼一兩個,是我們碰得到卻留不住的。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碰上,可能在很年輕的時候,也可能在不那麼年輕的時候。忽然就在人海中相逢,隔著萬水千山,穿越人潮洶涌,就那麼兩兩相望了。有一段時光,你相信你們幾乎是觸手可及,甚至更有機緣一些,你們把臂同行過。
  但是,很不幸,他或者她,是真的留不住。就算你拼盡全力,耗盡心神,搞到自己杜鵑啼血,也是白搭。你不具備把TA留在身邊的力量。
  所謂留不住的人,一定是曾經走近過的。如果離得十萬八千里,遠得從未夠著過,由始至終沒戲,也就談不上留不留得住了。那個基本上可以定義在單戀或者痴心妄想的範疇,也就輪不到談論如何對待TA。比如王菲,普通人如何對待她都是無所謂的,因為那簡直就輪不到你對待她。
  輪得到的是李亞鵬。
  鋒菲戀愛火重燃,李亞鵬在微博里說:“或生死相守,或奮不顧身,或成人之美……人世間,愛的詮釋有很多種,每一種都應該得到祝福。孩兒她娘,祝福你,加油!”
  這個表態,贊的人說是中國好前夫,擠對的人說這是刷存在感。但無論如何,這也算是對待自己留不住的人的一種姿態,而且,不是最難看的一種。
  比這不好看的,車載斗量。在如何對待留不住的人這件事上,我們最有機會見識世事人心的百態,赤裸、淺白、不好偽飾,難以遮掩。
  從前大家都年輕的時候,一班人玩在一起。其中的男青年某,彼時正在苦追我的閨蜜。閨蜜在他和另一位追求者中猶疑,因為沒有決心,差不多保持了等距離外交的關係。這位男青年殷勤體貼,追得用心良苦,成日跟我們泡在一起,我因此也拿他當自己很親近的朋友。
  有一天大聚會晚了,閨蜜選擇了順路的追求者同行,派他送我回家。不知道是多喝了兩杯,還是心情使然,晚風吹過的時候,他醉態盡顯,扯住我大談閨蜜和他之間的事情。我本來一直老實聽著,他越說越是激憤,最後竟然衝口而出一句髒話。
  我當即獃掉。我驚恐莫名,第一次知道,打點起千般小心、待她百樣溫柔的這個男人,心底裡可以把她和這麼髒的字眼兒聯結在一起。還沒有到留不住的地步,只是留人的過程,有競爭有痛苦有折磨而已。
  那晚回家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刪除了該男青年的所有聯繫方式,時至今日,再無往來,就像我們從來不曾熟識過。他對待他所愛、正努力追求的女人的態度,那種深藏心底、偶然流露的陰暗,讓我害怕。我不敢自居他的朋友。避道而行,幾乎是我能想到的最好選擇。
  20年之後,我見過另外兩位重遇當年女神的男士。
  兩位恰好都達到了世俗標準的成功,身份體面,財務自由,對曾經心目中的女神也都是傾力款待。
  差別在於,其中的一位,言語有禮,態度溫文,雖然也會表達一下當年的遺憾,但分寸適宜,絕不讓人尷尬。最打動人的是,他對女神的閨蜜說,“她一直個性天真。我當然希望她遇到什麼不順會來找我,但若她不方便找我,你們多照顧她。”語調平和,神情誠懇。
  另外一位,在極盡奢靡的晚宴上,舉座賓朋中,大講他和女神的往日淵源,繪聲繪色、活靈活現。女神明顯面露不快,他那裡興興頭頭,話癆不止。到後來,又開始曆數後幾任風光女友,直至前妻、現妻。我坐在那裡,四處張望,想,哪裡有空當,可以拉個橫幅:瞧我後來泡的妞,你當年居然不跟我,後悔了吧!悔了吧,了吧,吧吧吧……
  這種“還鄉團”心態在中國男人中相當普遍。
  比如,會有男人在微博上宣稱,包了某一天京城所有IMAX影院,對前女友隔空喊話:2007年我們大四,潦倒的我甚至買不起兩張電影票,你去北京的時候說:你也就這樣了。7年來我一直為了這句話而努力,今天我花了半個月收入包下×月×日北京所有的IMAX影廳。我只想說,當年你的選擇也許是錯的。請北京的朋友幫我轉到她看見為止,我請你們免費看電影!
  這個豪氣!且看我今日衣錦還鄉,必得上演一齣馬前潑水的震人戲碼。
  女主角最後是不是奔過來接這盆覆水,不得而知。倒是男主角這樣的心理狀態,令人不勝唏噓。7年之中,他所有的得到,都不能撫平他的傷痕,不能讓他忘懷7年前的失去。7年以來,決定他的努力、他的奮鬥、他的方向的,不過是7年前一個他留不住的人。以至於7年之後,他不惜把曾經的失意、過往的傷疤揭出來展示給陌不相識的八卦眾生,也真是蠻拼的。
  在心理學上,有一種“契可尼效應”,也叫未完成情結,是指人的內心天然具有達成目標的趨勢,那些“未能完成的”、“不成功”的事件,往往更使人耿耿於心,難以忘懷。分手是愛情的中斷。這件中斷了的事情,因為它的未完成,而讓人、尤其是被迫中斷的一方,更容易產生難捨難分的錯覺。
  對待我們留不住的人,最先要面對和處理的,就是我們自己可能會產生的這種未完成情結。
  據說未完成心理一旦形成,糾正的辦法無非宣泄和補償兩種。當一個氣勢洶洶的“還鄉團”,也算是一種宣泄吧。只要這種宣泄真的能令自己放下,不再以那個留不住的人的好惡為好惡,不再以對方的標準來確定自己的人生,這種宣泄就不能叫毫無價值。雖然在氣度、格局上,未免一敗塗地。
  面對自己留不住的人時,還是有姿勢漂亮的標桿的。
  金庸《神雕俠侶》里有個叫程英的女子。名字取的著實普通,卻行止不俗。初見楊過,程英有“既見君子,雲胡不喜”的傾心,也有過同御強敵、共歷生死的相處。但程英自始就明瞭楊過是她留不住的人。理性、自持,不抱幻想。更難得的是,縱然絕念,從無相守的期待,對楊過也還是待以初心,善其始終,保持距離,溫柔大氣。楊過那樣桀驁不羈,對她也是既敬且讓,尊重有加。
  好吧,那是小說。現實版的,參照徐志摩的話: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達觀一些,看開一點,總沒有那麼難吧?
  事實上,說得慘烈一點,你留不住的人,多半都根本不介意你如何對待TA。TA那麼當你一回事的話,你就有希望留在TA身邊了。只要是留不住的,一定是你對TA不足夠重要,有時候是吸引力的原因,有時候是和別的因素比較之後的選擇。
  所以,如何對待我們留不住的人,所取的那個姿勢,真正並非為了對方。根底上,是我們要做一個怎樣的自己,是儀態萬千,是擰巴糾結,是卑微如塵土,還是扭曲如蛆蟲。
  悲觀高冷如張愛玲,都會說:即使一切都失去了,愛情總還是會留下點什麼。你留不住的人,留不住的這段相處,總還是會留下點什麼。如何對待,選擇讓什麼雁過無痕,讓什麼刻骨銘心,是格調問題。
  生活中真的有很多艱難和苦澀,留不住想留的人,不過是其中的一項。在這些艱難和苦澀的包圍中葆有一顆有溫度有器量的心,是境界,也是修行。  (原標題:如何對待我們留不住的人)
創作者介紹

頒獎禮

hr26hrjw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