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嵎生
  【《環球人物》雜誌記者   黃瀅】
  這兩日,北京的天藍得真是令人心醉,襯著滿樹的金黃和微風拂過的落葉,這APEC藍讓帝都人民扎扎實實感受了一回真正的金秋。在街頭巷尾走一走,“當好東道主,喜迎APEC”的標語一下子多了起來,荷槍實彈巡邏的武警和帶紅袖章的志願者也都出動了,汽車開始單雙號限行了,很多機關和企事業單位也準備開始自己的6天小長假了……看著這陣仗,只有一個感覺——APEC絕對非同一般!
  也許很多人都會嘀咕:“這種政治上的事兒,好像跟我們老百姓沒啥關係吧?”
  錯!那隻能說明你並不真正理解政治,著名作家、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劉瑜曾經說過:“政治是個柴米油鹽、衣食住行的東西”,時時刻刻影響著我們。就APEC來說,我們買的日本汽車、韓國電器、美國服裝,都是APEC經濟體的產品;我們加工生產的服裝鞋帽,最大出口對象俄羅斯、墨西哥等,都是APEC經濟體;我們最愛去旅游的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,也都是APEC成員……這些都帶有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印跡。
  其實,APEC就在我們身邊。
  日前,環球人物雜誌記者專程拜訪了中國前APEC高官、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嵎生,他這樣為我們解讀APEC:“它既不像歐盟那樣是一種政治組織,也不像WTO是一個經濟組織,而是一個具有實質內容的官方論壇,起著引導亞太戰略合作方向的作用。”APEC的一個重要戰略成果就是“實現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”,這給百姓帶來的好處是實實在在的,“現在我們買的進口香蕉、山竹,喝的外國紅酒便宜了,都有APEC一份功勞”,而這個過程也並不一帆風順。
  人物簡介
  王嵎生,安徽人,1929年生,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。曾任中國駐尼日利亞大使和駐哥倫比亞大使。1993年至1998年,任中國APEC高官。現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。
  1993年,64歲的王嵎生被任命為中國APEC高官,負責籌劃和執行領導人會議和部長級會議的決定,總體協調APEC各委員會和工作組的工作。他上任後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APEC要實行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。一年後的印尼茂物APEC會議上,各國領導人經過多輪磋商,終於達成一致,發表了著名的茂物“共同決心宣言”,承諾“發達成員在2010年前、發展中成員在2020年前實現貿易和投資的自由化”。然而,茂物目標要求所有成員都必須全面、無條件地執行,這並不切合當時的地區發展實際,遭到很多發展中成員的反對。
  1995年,APEC成員領導人在日本制定“大阪行動議程”,當時最大的分歧是,前述兩個時間表是否具有“約束性”和“全面性”;是否允許必要的“靈活性”。美加澳等成員堅持前者;中日韓等成員由於農產品等方面的實際困難,堅持後者。
 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當時擔任韓國APEC高官。他私下對王嵎生說:“王大使啊,我來之前金泳三總統(時任韓國總統)跟我說,這次的大阪行動綱領一定要爭取到靈活性。如果爭取不到,回來你就給我走人。”潘基文還說,必要的“靈活性”是APEC自主自願原則的一個重要方面,不能妥協,希望中國鼎力相助。當時,中國和韓國的處境、立場十分相似,王嵎生完全贊成潘基文的主張。他們約定,由王嵎生唱白臉,堅決要求靈活性;潘基文則唱紅臉,負責與美加等國進行磋商,最終取得成功。
  接下來,中國在落實APEC茂物目標方面採取的實質性行動,也贏得了其他成員的尊重。大阪會議上,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宣佈了我國對APEC貿易投資自由化的“首次投入”,包括從1996年起大幅度降低進口關稅稅率(從35.9%降至23%),這被外媒評價為“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採取的最重大的貿易投資自由化措施”。這些舉措給百姓帶來的實惠,王嵎生有切身體會。
  20多年前,他的家人因身體需要,得吃木瓜調理。那時北京很難買到木瓜,王嵎生好不容易打聽到一家商店里有木瓜,一問價格竟然為48元一斤!在公職人員月工資只有一兩百元的時代,這簡直可用天價來形容。而現在,木瓜在超市和菜市場上隨處可見,一個木瓜只要8元左右。“這樣的價格變化不能說完全與APEC有關,但茂物目標的作用也不可抹殺。”王嵎生說。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頒獎禮

hr26hrjw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